射击少女公式夏日边框在哪儿夏日边框怎么用东皇太一铭文怎么搭东

发布时间:2017-06-26 10:25 作者:admin
夏日边框在哪儿夏日边框怎么用东皇太一铭文怎么搭东皇最佳铭文搭配

口袋小镇怎么进?支付宝口袋小镇进口在哪里?不明白的小搭档快来看下小编的介绍吧。

支付宝口袋小镇法攻略

首先要进入,大家打开销付宝,在可以利用中到游戏,就可以看到“口袋小镇”或者直接在搜索框搜索“口袋小镇”也可以找到了!

然后大家直接点击“进入”

确认受权

然后大家就可以追随游戏的指引,开启支付宝口袋小镇之旅啦!

这期的内容就给大家先容到这边啦,感到还不够懂得的能够关注游戏宅,后续更多出色会一直更新哦。

小编为打击提供不起泡的啤酒的鉴宝txt在线试读,网站供给鉴宝大批师txt下载,章节以及收费章节可下载《奇热》搜寻该小说名来在线,以下是鉴宝大宗师在线试读内容

李跃看着两个打赌,还是挺感兴致的,因为刚才毛石上来的时候,李跃就发明宝气很少,简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估计这两个人一杠上,最受益的应当是田颖了。

“先生,你要开这块吗?”生接过朱总拿过的毛石问道。

李跃一看,这块毛石还真有一丝丝的宝气,看来这朱总跟颜值还是不完整一样的。

“对!就这块,我这伎俩,开它个大的。”

服务生微微一笑,拿到一旁的开石机那里,递给了开石师傅。

“老田,好好给我开,如果开出绿来,我给你红包。”朱总咧着大嘴,嘿嘿一笑对开石师傅说。口水都从嘴中溅了了出来,喷的到处都是。

老田身前一个玉石机,切割机上的刀擦的很亮,旁边是一盆水。就看老田,手捧着这块毛石,用破抹布沾了水,而后用抹布擦了擦毛石。最后把切割机翻开,就听“刺啦”,切割机de3971f614e7b3bbc9b1de307dae动。

老田把毛石向上放了上去,毛石一点点的穿过切割机,缓缓的毛石成为两半。

“绿了,绿了。”一旁有人看到毛石里面露出了,高兴的喊着。

实在赌石,很不是了,因为这东西穷人也不起,有钱人也不图这点钱。

完的就是一个进程,切毛石的过程要比任何赌都刺激,许多都可以出老千,但切石头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知道里面到底是何样,所有人都走过眼。

就像朱总和韩总这样的暴发户,也有这样的心态,就看朱总手上那枚金镶玉的大戒指上的翡翠,就知道他喜欢玉石,赌毛石也只是碰福气罢了。

“怎么样?”朱总身材晃动着,怏怏不乐的问道。

韩总表情很难看,但又不太意思说别的,委曲露出笑颜“该我了!”

说着,韩总走到毛石堆旁,拿了一个又一个,看哪个都不满足,又看哪个都很像。

从这点李跃就看出来,他在选毛石方面没有那个朱总厉害。

挑了一会,韩总终于选中的一块,但似乎又有点拿不准。

李跃看了看韩总选中的毛石,微微一笑,这家伙选的这个连一丝丝的宝气都没有,看来他要输的很惨呢。

看到这,李跃就觉得没何意思了。胜负已经见分晓了,估计那个韩总也不会傻到再赌了吧?

就在李跃刚要走的时候,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李跃回首看了一眼,本来是谢造。

“嘿嘿!原来是谢大少?”李跃看见谢造那一张苦不堪言的脸,就觉得可笑。

“这不是田颖的男友人吗?”

李跃点了摇头“谢大少有事?”

谢造高低端详了一下李跃,没好气的说道“就看吗?那多没意思,不玩两把吗?”

李跃本不想搭理他,就凭自己能看到宝气,赌还能输吗?

“不了!没兴趣。”说着,李跃就向其余的地方走。

“怕了?还是没钱呢?”谢造在背地讽刺道。

其实这种讽刺李跃听多了,他根本不在乎,真正有能耐的都人都是扮猪吃老虎,只有这种煞笔才会显自己。

经过这一段李跃的教训来说,喜欢古里古怪的人都是那种鼠肚鸡肠,没大能耐的人。所以,李跃也没跟他空话。

刚走出两步,谢造又启齿说道“就你这样,还自称田颖的男朋友,真是勤蛤蟆想吃天鹅肉。”

一提到田颖,李跃就觉得有必要赌一下了。不是吃醋,是因为李跃觉得如果不打压一下这人渣,万一田颖真看上了他,那不是一辈子都毁了吗?

“好啊!你说怎么赌?”李跃一转身,笑呵呵的问道。

谢造真没想到李跃应,本来还以为讽刺他两句就完事了。因为看李跃的样子也不是何有钱的主,这里的毛石可都是每块最廉价的一万块钱,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玩的起的。

谢造一愣“你说怎么赌?”

李跃看了一眼刚才朱总和韩总赌的毛石堆,认为这里没何赌的必要。由于宝气太少,估量就算是绿的,也只个别的玉石。

李跃向四周看了看,另外一边有宝气很浓,不过在那赌也分歧适,这样谢造也有机会开出玉石。

就在难取舍的时候,李跃发现有一堆毛石,就有一缕宝气,而且还很浓。

“咱们赌那堆,怎么样?”李跃指着那堆毛石说道。

谢造冷笑一声“好啊!你挑。”

他心想,这些毛石都是他去买的,当然有掌握了,这臭小子能选过自己?

想到这,谢造自得的走到毛石堆一旁说道“来吧!你先挑。”

李跃笑了笑,觉得自己不应该跟他客气,这小子早死,那就送他一程好了。

就在两个人打赌的时候,良多人一看是谢造跟人打赌都围过来看。

李跃伪装挑了多少块,然后拿着毛石问道“赌何?没赌注可没意思。”

看到李跃的样子,谢造心里非常兴奋,本来他就想打压李跃,既然他提出了赌注,那恰如私愿了,一会非得让李跃难看不可。

“你说赌何吧?”

李跃想了想,说道“谁输了就学狗叫怎么样?”

“哈哈!好啊!我爱好。”谢造很爽直的许可了,心里暗暗的窃喜。

李跃点了拍板,把毛石递给了切割师傅,还是那个田师傅给开,服务生直接拿给了田师傅。

还是老套路,田师傅拿着湿抹布仔细擦了擦毛石,然后放到切割机上,毛石渐渐的切割。

“见绿了,见绿了。”

毛石刚开了一个缝就见了绿,那葱绿色,非常通透,在灯光下一晃,一线瑕疵都没有。

站在一旁的谢造,看到李跃开的这块石头居然是上等料,气的差点吐白沫!

李跃拿过毛石一看,就是他不懂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块上等料。

“该你了。”李跃看着谢造说道。

谢造还是不信服,他走到毛石堆,看了一会,然后拿出了一块交给服务生。

李跃看着块毛石,一丝丝的宝气都没有。--

李跃见谢造还不折服,但仍然筛选了一块没有丝毫宝气的石头,心中暗自好笑。

刚才李跃见到一堆毛料中透出了宝气,而且宝气还非常浓烈,阐明这其中一定有上好的玉石。但凑合谢造这样的小,还不至于过早的裸露了目的。

李跃走到另外一堆毛料旁边仔细的查看起来。

这堆毛料总有几十块,但就是没有涓滴的宝气,这么多毛料没有一块好的也不可能,是不是自己的感到有些偏差呢?李跃自己也不断定了。

拿起了一块放下,又拿起一块,还是摇了摇头放了下去。

“你手中这一块就行了!”木灵的声音说道。

李跃一仰头,木灵笑意盈盈的站在一旁,木灵说行了就一定行了。可李跃还是有些疑难,低声问道“木灵,我倒不是信不过你,可我怎么丝毫感觉不到宝气呢?”

“谢造的那块毛料还不如你这块呢!”木灵笑着说“你不想在有宝气的那堆毛料中抉择,不也是这个意思吗?只要赢了就行,何必一定要宝气呢?”

李跃顿时高崛起来,是啊!只有比谢造那块好就行了,现在又不是一定要开出何宝贝来。

“李家的小子,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吗?”一个声音说道。

李跃不用回头就知道,又是那个阴不散的涂逸明。这家伙一定会来这里的,只不过这两天没遇到而已。

“涂逸明,我一看到你就走霉运!”李跃撇了撇嘴说道“你能来的地方,我都能来!”

“李跃,这里可不是捡漏的地方!”涂逸明脸上的笑意很鄙陋“虽然有龙爷的支持,没有真本领也是混不下去的。”

李跃看到涂逸明心里就像吃了个苍蝇一样,很不舒畅,转念一想,这个涂逸明一定也是奔着玉石来的,既然狭路相逢赶上了,修理修理这个家伙也好!

李跃收起了不屑的立场,故意有些神秘的说道“涂老板,这里都是宝贝呀,根本不用捡漏,信手拈来也亏不着呀!”

涂逸明一愣,很快就一脸不屑的说道“李跃,都是法宝也要有实力呀?”

李跃心里清晰,涂逸明就是在讥笑自己没实力,只靠捡漏混日子。刚想反唇相讥,那边的谢造已经大喊起来“小子,是不是输不起了?我等着你呢!输不起就快滚!”

谢造这一喊,大厅里的人都围了过来。

李跃拿起手中的毛料对涂逸明神秘的一笑说道“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捡漏的,这次我就要发大财了!”

李跃说完,拿着手里的毛料跑回人群之中。涂逸明也急忙跟了过啦。

“不敢赌就滚,这里也不是你来的处所,本少爷就放你一马!”谢造叫嚣起来。

“谢大少,先别说我敢不敢赌,刚才的赌注还没结清呢!”李跃满脸堆笑。

谢造的脸上顿时变了色彩,方才还赌了三声狗叫呢!如果刚才没有人的时候,三声狗叫也不算没何,这次一定赌回来就是了,可经谢造这一喊,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这里面哪有小白人呀,都是些专家、老板的,谢造可丢不起这个人了。

“刚才哪有何赌注啊?”谢造耍起恶棍来“这次大家都看着呢,你敢不敢赌?咱们赌点彩头,认赌服输!”

李跃知道这谢大少不会学狗叫了,赌点彩头也不错。自己身上的钱本来就不多,在这小子身上弄些钱,一会儿留着还有大用呢,这次一定要收拾一下这个涂逸明!

“谢大少,你不学狗叫也就算了,这次可是你提出来赌点彩头的,大家都看着呢,不会再打赖吧?”李跃笑着问道。

“大家都看着呢,说话算话!本少爷是输不起的人吗?”谢造一听不用学狗叫了,立刻又叫嚣起来。

李跃笑了笑说道“好,那谢大少说吧,怎么赌?我奉陪就是了!”

“一刀切!一百万!”谢大少说“你敢赌吗?”

李跃心头一震,还真没有一百万呢!不过自己是稳赢不输的,这块毛料是经过木灵鉴定的,一定不会有问题,这一点李跃深信。

“行!大家可都看着呢,一刀切!一百万!”李跃大声的允许下来。

“慢着!”涂逸明溘然走上前来说道“既然大家都在,总要做个见证,涂某不才,乐意给两位见证一下,先把彩头放在我这里,大家有没有何看法?”

李跃心中简直把涂逸明骂了千万遍!这家伙处处和自己作对,明知道自己身上没有一百万,成心出来捣蛋的,显然是怕自己真的赢了这个谢大少,转瞬间弄到一百万!

谢大少倒是绝不迟疑的把一张支票拿了出来,就要填上金额,放在涂逸明那里。虽然谢造也不认得涂逸明,但此时大家都围过来了,也不怕涂逸明跑了。

眼看一百万到手了,又被这个涂逸明给搅了!李跃真是有些不情愿了,转念一想,自己身上不是还有五十万吗?何不换一种方法呢?

“谢大少,为了给大家一点悬念,咱们换个方式怎么样?”李跃问道。

谢造正要填写金额呢,听李跃这一说,即时回过火来问道“随你好了!今天就是要你服输,本少爷无不奉陪!”

“好!”李跃高兴起来“那就三刀切,刀五十万,每刀一厘米,赌注刀刀翻番,怎么样?”

李跃心里早就算好了,自己有五十万,一刀下去就赚了五十万,自己就有一百万了。第二刀的赌注正好是一百万,再赢了,第三刀的钱也就出来了。岂但解了自己没有钱的窘境,还能多赚个两百多万呢!

“行!那就按你说的来!”谢造真是有些急了,自认为挑了一块好毛料,这次一定要战胜李跃。

李跃这才拿出自己的五十万来,都填好了放在涂逸明那里。

涂逸明还想说何,但这是李跃和谢造之间谈妥的事情,当然也不能多说了,只好拿着两张五十万的支票站在那里!

李跃心里高兴极了,为自己机灵高兴,也为自己行将到手的钱高兴。

突然,木灵的声音在耳边说道“李跃,你怎么出了这么个主张啊?每刀一厘米是不行的!你就等着挨整理吧!”

李跃心中猛然一震,木灵的意思很忙清楚了,这块毛料固然能赢,但一刀一厘米就不保了,有些毛料是风化得十分好的,一厘米下去就见绿了,有些真正的玉石是风化不好的,里面两厘米之后才见绿,这第一刀就把五十万输了,下面还怎么赌啊?

“木灵,那怎么办啊?”李跃匆忙问了起来。

木灵却再也不说话了,李跃也一点方法没有,祸是自己惹下来的!

“不灵就没有措施了!”涂逸明显然是听到了李跃的话,但没听清木灵,以为李跃说不灵怎么办呢!急忙嘲笑起来。

李跃心里真是恨透这个涂逸明了!要不是这个涂逸明,谢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切开毛料,自己转眼间就赚了一百万,接下来也就有了赌资了,现在全完了,一刀下去,自己这五十万就打了水漂了!木灵的话还能有错吗?

现在说何都晚了,那边的李师傅已经把两块石头拿从前,筹备下刀了!

李跃闭起眼睛,心中祈祷着,但愿自己这五十万还能保住!

直到闻声了世人的惊呼声,李跃才睁开了眼睛,谢造的那块大毛料一刀见绿!而李跃的那块小毛料仍旧是颜色斑驳。

“好呀!”、“真是块好料子啊!”、“谢大少有眼光,这么大一块玉石,这下谢大少可发财了!”四处传来一阵惊呼声。

谢造也哈哈大笑起来“小子,我眼力不错吧?这下我发财了不说,还在你这里赚到些彩头!真是太开心了!”

李跃心中一凉,五十万就这么没了!但愿涂逸明这个狗东西别再插话了,谢造高兴之下,再来一刀,自己就赚回来了!

“别高兴的太早了!”李跃说“咱们可是商定了三刀的,不许反悔!再来一刀看看,这一刀可是彩头翻倍了!”

“你还不铁心呢!”谢造哈哈大笑起来“再来一刀!”

“慢着!”涂逸明的声音。

李跃立刻心头火气,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李跃真想把涂逸明按在地上痛打一顿!

“这一刀下去之后,李跃的彩头已经输掉了!”涂逸明脸上带着狞笑说道“再来一刀可就是一百万的彩头了,公正起见,谢大少的彩头正好一百万,李跃,你的彩头呢?”

混蛋蛋!坏我的好事!李跃心中诅咒起来,但事实摆在这里,五十万已经没了,就算接着赌下去李跃能赢回来,毕竟拿不头来了!

“小子,废话少说,拿出彩头来!”谢造愁眉苦脸,一个劲的追着。

“李跃,你有掌握吗?”陶叔挤到李跃的身边问道。

李跃登时愉快起来,自己怎么把陶叔给忘了?陶叔跟自己一起来的,总不会眼看着本人下不来台呀!不过这究竟是一刀下去一百万的事,陶叔也不得不稳重,能不能帮自己这个忙还不必定呢?

“陶叔,你还信不过我吗?”李跃说“我师父和我说过的,有些毛料风化得好,一刀见绿,里面就完蛋了。我的这个虽然不大,但最里面一定是翡翠玉石的。”

李跃为了求得支持,不得不抬出龙爷来了。

陶叔点了点头,小声说道“不论你能不能赢,这个忙陶叔一定帮你。”

李跃心里激动得稀里哗啦的,没有陶叔的支持,自己的五十万就血本无归了!

“彩头在这里!”陶叔说着话,拿着一张支票,填好了金额,递给涂逸明验证。

“陶叔,你也跟着凑热闹?”涂逸明不屑的说道“你是不是有钱没处花了?眼看这一百万就是白扔啊!”--

涂逸显著然是认定了李跃一定会输,这才出言讥讽的。

陶叔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也晓得今天是必输之局了,不外做人总要讲求些吧?我还拿得出这一百万,假如眼看着李老弟不翻本的机遇,我心里也不好受的。一个人要是把钱看得比情感重,英魂之刃公益服,那就没人味了,你说是吧?”

涂逸明脸上腾的红了起来,不屑的说道“既然陶老这么讲究,随你好了!下刀!”

随着涂逸明的一声大喊,李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刀口上谢造的那块大毛料。

李跃看到的仍旧是一片绿色,李跃的心里真是凉透了!先别说自己的那块毛料是不是绿色,仅凭谢造的这块毛料,自己也是有输没赢啊!

“真是个好料子!”附近又传来一阵赞叹声!

紧接着就是李跃的这块毛料了,第二刀下去,仍然是色彩斑驳,并没有设想中的绿色涌现。

李跃心中大震,错误呀,这块毛料是经由木灵鉴定过的,不可能犯错呀?这里面一定是有起因的。

李跃尽力的向两块玉石的横截面看去,果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谢造的那块毛料被切下来的那两厘米都还颜色不错,不过横截面却呈现了斑驳的迹象,第三刀下去,一定会露馅的!

而自己的那块毛料却是绿色隐现,第三刀下去一定会有所不同的!李跃心中一阵狂喜,随即又彻底的凉了下来,已经是一百五十万输掉了,只管第三刀下去连本带利还能赚回来五十万,但此时自己和陶叔都没有彩头了!

李跃知道自己这么多天来细心的察看宝物,眼力已经大异凡人了,还能隐隐的猜到接下来的事件,可面前这些人哪有自己这份眼力呀?根本不会信任自己会反败为胜的!

“没何好说的了吧?”涂逸明眼角露出笑意“李跃,这里不是捡漏的地方,凭借的是手感、经验和运气!”

“别说那些没用的,快拿彩头来!”谢造此时叫嚷起来“今天一定让你心悦诚服!”

李跃此时只能无奈的看着陶叔,陶叔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两个人根本拿不出彩头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彩头在这里!”

李跃心中又是一阵狂喜,这是田颖的声音,姐姐呀!要害的时候,美女姐姐出手相助了?

“我支持李跃!”田颖越众而出“就算这两百万白扔,输钱不能输人,李老弟,我支持你!”

李跃顿时抬开端来,冲动的看着田颖。

田颖也笑着看李跃呢,这一眼让李跃怦然!如果不是人多,李跃真想冲上去狠狠的给田颖一吻。

谢造无比意外,神色也异常丢脸,基本没想到田颖会帮着李跃。不过谢造很快就笑了起来,这小子正憋着一口吻呢,拿谁的钱不是拿呀?眼看又是两百万得手了!

“算我一份!”一个响亮的声音说道“老朱,你敢不敢再赌一把!”

李跃一看,差点没笑出声来,这不是刚才那两个暴发户吗?谈话的恰是那个韩总,刚才被朱总给得半死,也赔了好多钱,此时一定是输急了,这才明知道没赢也要负气来上一把的。

旁边的朱总马上笑了起来“韩总,你这不是有钱没处花了吗?敢不敢加大一些彩头?三百万!”

朱总心术不正,明显是在乘人之危,他们都以为这是一场有输没赢的赌局了,还下这么狠的手!

那韩总一定也是输急了,咬了咬牙说“行,三百万就三百万,老子当前不玩这个了,再玩就剁手!”

这一来局面就更热烈了,田颖拿了两百万放在涂逸明那里,韩总和朱总各自拿了三百万放在涂逸明的手中。

涂逸明阴笑着对李跃说道“小子,今天你可害人了!这韩总被你坑苦了!”

李跃此时心里高兴极了,几乎要蹦起来了,这一刀下去连本带利的都回来了,当然要感激田颖了,不然的话,哪还有彩头了,第三刀根本下不去了,这个东西真是有钱人玩的东西!

此时涂逸明又来讽刺,李跃心中暗喜,小声的对涂逸明说道“涂老板,这些人都是肉眼凡胎,算那个谢造不幸,这展厅里面只有少量的毛料是花牌料,其余的都是好货色,别看我顺手拿的那块毛料小一些,也比谢造的那块好多了,不信你就看着好了!”

涂逸明的眼睛里将信将疑的,随即又笑着说道“小子,别在这里做梦了,你要是输不起的话,就别来这里,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啊!”

涂逸明说完,不再理李跃,转过身去验证了彩头,这才大喊一声“下刀!”

跟着涂逸明这一声大喊,又是一刀切了下去。

李跃也仅仅的盯着谢造的那块大毛料,这一刀下去情形产生了巨变!

原来仍是一片绿色的横截面,浮现出一道道斑纹来,直向里面延长着,毛料的横截面上绿色也淡了下来,斑驳之色浮现,显明就是一块花牌料!

这一下附近炸开锅了,嗡嗡声一片!

谢造刚才还笑容如花的脸上,顿时一脸死灰色。

田颖的脸上也出现出一片惊奇之色,本来也没指望能赢的,就是想帮李跃一把,不忍心看着李跃在谢造眼前抬头,这下还真有了变化!

“朱总,咱老韩的命好啊!”韩总声若洪钟的说道“这就叫人不该逝世总有救!哈哈!”

那个朱总的脸上也是一阵惊奇,怎么好好的一块石头第三刀下去还有变更呢?这可是未几见的事情了!本来认为这下又弄了老韩三百万呢,当初看起来这三百万是弄不到了,就算那块小一些的毛料也是个花牌料,自己也不算赢啊!

陶叔此时看了看我,低声问道“这块还真是花牌料,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陶叔在这个行业可是混了好多年了,还真是很少走眼的,这次真是大跌眼了!

“陶叔,他的这个怎么样我可不敢说,咱们的那块不是花牌料!”李跃说“第三刀下去一定有变化的,咱们这次都赚回来了!”

陶叔当然也是非常高兴了,不过对李跃的话还是有些猜忌。李跃拿的那块毛料不过就是大小,两刀下去了,还不见半点绿色,还能是何啊?

很快,石师傅就把李跃的毛料又切了一刀!

这一刀下去之后,周围又是一阵惊呼!

“见绿了,见绿了!”、“这个不是花牌料啊!”、“啊?真是想不到啊!”四周真是怎么说的都有了。

大家都是常玩这个的,内行也不少,这种结果就不必说了,小一点毛料第三刀见绿了,是实心的翡翠玉石了!

谢造的那块大一些的毛料,虽然外面两寸都是绿色的,不过一点钱不值!不过就是四周风化得好,绿色隐现,这种东西最是坑人的,只要不是实心的,一寸厚的绿色也不值钱!

“老朱啊,人善人欺天不欺,咱老韩就是命好!”韩总哈哈大笑起来,转过头对李跃说道“李老弟,这次可真是沾了你的光了,反败为胜!说不得要给你一百万的彩头了!”

李跃简直要乐疯了!这可是没想到的,田颖的两百万保住了,自己和陶叔的一百五十万赢回来了,还赚五十万,再加上韩总给的一百万,这下收入了一百五十万啊!加上自己原有的五十万,就有两百万了!

朱总彻底的傻呀了,刚才费了好大劲,才在韩总那里赢了一百万,这下好了,被一块花牌料全坑进去了!还倒搭了两百万进去!

朱总狠狠的瞪了谢造一眼,转身就走。

谢造在李跃这块石头切开之后,始终愣在那里。谢造前前后后算起来倒是没输多少钱,不过就是五十万,但这个成果却是谢造万万没有想到的,两刀下去依然绿色灿然的,为何第三刀下去就变了样呢?

“李跃,祝贺你!”田颖笑着走过来。

“田姐,可别这么说,要是没有你的支持,我根本不会赢的!”李跃由衷的说道“没有彩头,第三刀就下不去了,哪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呀?”

陶叔当然也随着高兴,三个人高兴了一阵儿才想起谢造来,只见谢造还牢牢盯着那块大毛料发愣呢。意识到李跃等人看过来,这才狠狠的瞪了三个人一眼,跺了跺脚,回身离开了!

周围的人还纷纭谈论着,这件事真是大家的谈资了,还真是很少见第三刀下去之后才反败为胜的先例呢。

韩总这个时候笑着走了过来,伸手递过一张支票,对李跃说道“老弟呀,真是谢谢你了,托你的福!”

李跃真心不想要这笔钱,虽然刚才算账的时候算上这一百万了,但正人财取之有道,韩总还变相的帮了自己一个忙呢!也是在韩总和田颖的支撑下,才开了这第三刀的,这钱还是不要为好。

“韩总,你也算帮了我一个忙!”李跃说“这钱是你善意有好报,该得的,我怎么能收呢?”

“老弟呀,你就拿着吧!”韩总直接把支票塞到李跃手里说道“我上老朱的时候,就自衬必输无疑了,不过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先不说赢钱的事,就是这口气能出得来,也全仗着老弟了!懊悔有期!”

韩总说完,哈哈大笑着分开了。

李跃一脸无奈的拿着支票,心里却长短常高兴的。

有了这一百万,加上自己的钱,就是两百万了,有了这两百万,足以让涂逸明这个家伙上套了!

此时的李跃真是恨极了这个涂逸明,今天要不是美女姐姐田颖和陶叔的鼎力支持,自己那五十万就打了水漂了,连第二刀都下不去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